停车之后,秦放歌这个大力士还是负责搬东西。[燃^文^书库][www].[774][buy].[com]

  夏天的时候,宁秀佩和宋子萱她们都曾在这边住过,秦放歌也没进行什么改造。也不用担心她们不熟悉地形,两姐妹确实不用他招呼,自己就进去了。

  安顿的时候,由于秦放歌说林宝卿也帮忙不少,比如被子床单什么的都是她帮忙挑选的。宁秀佩还狠狠夸了她一阵,说她眼光不错,也会顾家什么的。

  弄得林宝卿倒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很快,秦放歌就解救了她,说是肚子饿了,要赶紧去吃饭。

  又被宁秀佩笑着骂他是吃货,也问他要不要请老师吃饭什么的。

  秦放歌就说,“中午我们自己先吃,以后再说。”

  林宝卿也讲先不忙,她们在这边还要呆一段时间,有的是机会。

  开车去吃饭,宋子茉这会跑前座去坐下。近水楼台先得月,她也就跟秦放歌打听,下午怎么安排。

  秦放歌就问她们想做什么。

  宁秀佩却道,“别管她们,她们两个就知道玩。这次来燕京,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感受艺术的氛围。秦放歌要准备钢琴协奏曲,宝卿她们也要排练,我们就去音乐学院好了。”

  宋子萱两个不敢有什么意见,还都点头笑着说好,宋子茉还说要好好努力,“以后也考进华夏音乐学院。”

  林宝卿笑着说,“肯定可以的,子萱你们主要是以声乐还是钢琴为主?”

  宋子萱回答说还是以声乐为主,钢琴的话,先练着,想要进华夏音乐学院钢琴系,每天没有几个小时的练习,基本是不现实的,可以说勤奋和天赋并重。声乐歌剧的话,就要好很多。这个更看天赋一点,有的学生从高三开始学起都能考入华夏音乐学院的。

  她们还有秦放歌这个大师兄在,再经过几年的基础练习,问题应该不大。

  两姑娘还挺有志气的,要靠自己的真实本领考大学。

  秦放歌倒是挺没志气的,说即便要他帮忙开后门,他也没那本领。

  林宝卿笑。“也不需要的,我看好子萱和子茉。不过你也不需要妄自菲薄。再过几年的话,你在音乐学院的影响力肯定更甚。声乐歌剧系那边,肯定是不会放走你的。”

  宁秀佩则关心,“周先生现在身体还好吧!”

  秦放歌说她身体好得很,目前正忙着编排歌剧《唐璜》的事情。

  宁秀佩就笑,“你就最会给周先生添麻烦,你看下周先生什么时候有空,安排请她们吃饭。教你不收一分钱学费不说,你还厚着脸皮老去蹭饭吃。”

  秦放歌就脸皮也确实厚。还笑,“长得帅没办法!”

  宁秀佩教育两姐妹,“千万别跟他学,我也没教他啊!”

  几个姑娘都笑。

  午饭没那么讲究,林宝卿也不太在意,但秦放歌还是找了家不错的饭店,要了个包间点菜吃饭。

  宋子萱还感叹说秦放歌现在特别**。秦放歌也不以为意,只说一定要吃好喝好,才更有精力做其他事情,比如创作什么的。

  宁秀佩都懒得去说他,她只关心林宝卿想吃什么,还让她来点菜。不过最终。这些饭菜大部分都要落入秦放歌的肚子里。

  不过秦放歌并没有光顾着自己吃饭,还给宁秀佩,林宝卿以及两个小姐妹夹菜。还被宁秀佩一顿说,让他自己吃好就行。但看秦放歌关心林宝卿,两人也蛮搭的,宁秀佩也放心不少。

  吃好饭之后,秦放歌本来还说让她们回去四合院那边休息一会的。

  可不管是宁秀佩还是宋子萱都说不累。这天气,也早就过了睡午觉的时候。

  就直接去音乐学院,宁秀佩并不担心秦放歌的钢琴协奏曲,就说去看林宝卿她们的排练。

  林宝卿对此表示热烈欢迎,就先带着她们去201教室。

  音乐学院实在太小,宋子萱她们之前来过,就不想到处去转,逛也逛不了一会。

  为元旦晚会演出的事情,左书琴她们也特别拼,加班加点的练习。

  林宝卿不在问题并不大,她也是最不可能出问题的那个。

  201教室里面,乐团的女生们都在,还没进去,就能在门外听到美妙悦耳的乐器声。

  “大姐姐们都好厉害!”宋子萱还不忘感叹两句。

  林宝卿推门进去的时候,乐器的声音并没有停下来,等秦放歌和宁秀佩出现的时候,她们才停止演奏。

  左书琴反应最快,连手里的吉他都没有放下,就站起身来笑着打招呼,“宁阿姨来了,快这边坐。”

  其他女孩子也纷纷跟着打招呼,场面很是热闹,有像黄静王紫梓她们这样,宁阿姨阿姨叫得老甜的。也有叶秀玲宋娴这种称呼她为宁老师的,教出秦放歌这个学生,感觉就是她教师生涯,最大的成绩。

  宋子萱和宋子茉两个可爱的双胞胎姐妹,自然不会被冷落。

  不过有些女生,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和她们碰面。

  之前她们来燕京的时候,住在外地的女生都还没有返校,去江城的时候,也有好些女生没有去。

  但照片什么的,彼此都看得多了,视频也有不少。

  一时间,热闹非凡。

  宁秀佩也努力将照片和现实中的女生们一一对应,左书琴滕舒婷她们不用说。像黄静,王紫梓,李若离她们也是相当好辨认的。

  加奈子这个来自日本的学生,也得到了宁秀佩的重点关注。加奈子的家庭背景什么的,秦放歌早就跟她又讲过。

  宁秀佩也说起秦放歌给她们添了很多麻烦。

  黄静呵呵笑着说,“我们倒是希望这样的麻烦越多越好,可惜他忙里忙外的,时间有限,连我们排练曲子,都不经常来的。”

  左书琴就说他在歌剧钢琴小提琴各种形式的音乐中游刃有余,已经帮她们姐妹非常大的忙。

  寒暄热闹一阵之后,宁秀佩就说不打扰她们的排练。

  林宝卿就说她们演奏一遍,让她们帮忙指导一下。

  宁秀佩连忙说道。“我们对民乐都没有什么特别的研究,怕是帮不上什么忙的。”

  秦放歌脸皮厚,笑着说,“你们就把自己当成是普通观众就好,有什么感想直接讲出来就好。不要因为是我作曲,她们演奏的就不好意思讲。”

  宁秀佩瞪了秦放歌两眼,可他毫不在意。还嬉笑着一张脸。

  宋子萱则说,“大哥哥耳朵那么灵敏。不该你来指导的吗?”

  黄静就抢着说,“秦放歌可是我们乐团的顾问和指导来着!”

  秦放歌大叫惭愧。

  滕舒婷则给女生们鼓劲加油,还叫她们拿出最的状态来。

  女生们都说好,在秦放歌母亲面前,她们肯定不会掉以轻心,只会严正以待。

  秦放歌则带着宁秀佩,以及宋子茉两姐妹坐到教室后面去。

  宁秀佩很清楚,这将近二十人的乐团,想要协调好并不容易。她自己是带合唱团的。合唱团的情况其实还要好一点,虽然人数多一点,但按照声部来分就少很多。

  她们这个乐团里,除了几把二胡之外,其他几乎都是不同类别的乐器,想要协调好,就更不容易。除了需要在作曲上下功夫之外。她们彼此之间的配合,也是相当重要的。

  秦放歌的作曲,她们一直都很放心,也听他讲有作曲系的教授把关,并亲自负责指导。

  在乐队指挥,作曲系的才女滕舒婷的眼光示意下。林宝卿的古琴开场,清远,幽静,又带着几丝灵动活泼。

  然后,其他乐器陆续加入进来,营造出自然和美,而又青春盎然的氛围来。

  这是一首写给她们的音乐作品。秦放歌在乐章中,也尽情倾述了他心目中这群女生的美好形象。

  他创作的音乐作品,一直以旋律优美动听而闻名,也被很多人酸溜溜地称为“旋律暴发户”!

  现在,别的不说,光这些唯美动听的旋律,一浪又一浪,层层叠叠,喷涌进宋子萱两姐妹的耳中来。哪怕她们对音乐什么都不懂,也是会觉得好听的。

  这时候,她们确实也跟不懂音乐的人没什么区别,所有的情绪,都随着那精彩无比音乐的律动起来。

  而且,女生们在演奏的时候,方式也很特别。

  都有当主角的时候,各种个性鲜明的乐器,在这样的环境下,也特别容易出彩。这也是秦放歌当初选择这样作曲的原因之一,再不济,也能当成是普及民乐知识。

  林宝卿的古琴不用说,从小就被誉为音乐天才的她,在古琴上的造诣随着她的阅历的增长,年岁的沉淀,加上对传统文化的日积月累,演奏功底日益深厚。这番演奏起来,一拨一弹,光看动作就特别典雅妩媚。如果再仔细倾听的话,更能体会到古琴声中的内蕴无穷。

  在这首作品中,林宝卿表现出来的,是她从容漫步于古典和时尚之间,容貌姣好,气质优雅的青春女性形象。

  饶是如此,在宁秀佩听来,她演奏的古琴,也是特别的高大上。似乎她一坐在古琴前面,就有那种扑面而来古典气息。

  另外,不管是肖静茹的笛子,还是宋娴的古筝,都是大家熟悉的乐器。连宋子萱姐妹也不例外,在她们学校里面,就有很多练习这两种乐器的学生。

  这回她们演奏出来的时候,不仅有各自乐器的味道,更有她们自己对乐器的独特理解在里面。

  肖静茹负责的笛子演奏水平,在她独奏,其他乐器负责协奏的时候,更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宁秀佩当时就感觉,她特别喜欢这样一段曲子,也融入了她自己的情感进去。

  肖静茹去过江城,和她们一起玩耍过,宋子萱当时还想跟着学两招的,可惜她不是秦放歌那样的天才,最后还是浅尝辄止。

  宋娴没去过江城,上次宁秀佩她们来燕京的时候,她还在家里,也什么机会碰面。但她演奏的古筝,却是大家最熟悉不过的。也正因为这样,在这样的乐器。更能体现出她超凡的实力来。

  其实在锦瑟华年一群女孩子中,宋娴并不算特别出众的,她性子也比较安静,比起黄静王紫梓她们这种跳脱飞扬的,也很难让人记住。

  但她的古筝演奏,确实给宁秀佩几个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。

  江城九中每年举办的文艺活动不少,这不。马上要搞的元旦晚会,就又古筝登场。也因为演奏古筝的人比较多。还是几个人一起演奏的。

  有了她们的古筝演奏做对比,这差距也越发明显起来。宋子萱和宋子茉都能体会到,她们学校的古筝水平,和宋娴演奏古筝的巨大差距。

  这也让两人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,也要说服宁秀佩留下来观看这边的元旦晚会,这跟江城九中的元旦晚会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嘛!

  叶秀玲的唢呐,更是让宁秀佩觉得眼前一亮。

  没想到她小小的个子。能够不间断地吹奏出那么嘹亮,丝毫不打颤的动人音乐来。同样,轮到她表现,独奏的时候,其他姐妹的乐器都是作为协奏的,帮着弥补其他声部的空缺,让音乐织体更加丰富多彩。这样的协奏。并不会影响她唢呐的效果,反而会特别凸显出唢呐的作用来。

  叶秀玲当初也去江城玩过,她的个子和李若离一样,都是娇小玲珑型的,而且她个性也蛮温柔的,说话低声细语。蛮讨人喜欢的。

 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强烈的反差,也使得她的演奏效果特别棒。

  加上不管是宁秀佩还是宋子萱姐妹,都知道唢呐并不是一种很好驾驭的乐器,在日常生活中,听得最多的可能就是红白喜事上的唢呐。极尽大喇叭之本能,吹得人耳朵都快爆炸一样,有这样不算好的印象。想要扭转都挺难的。

  但叶秀玲无疑成功做到了这点,在她演奏唢呐的时候,不再是喧嚣热闹,而是将其变成了更有内涵和深度的乐器。秦放歌在作曲的时候,也考虑到了这些,也和叶秀玲本人特别契合,在青春活泼的旋律中,还演绎出温婉如水的感觉来。

  一件件乐器的演奏,不停地切换主角,也让宁秀佩以及宋子萱两姐妹的目光来回流转。从演奏的情况就看得出来,秦放歌在创作这首曲子的时候,也特别用心。

  因为一直作为合奏的二胡,都有各自唱主角的时候。

  钱淑媛当初没有去江城,也没有和她们正式打过照面。冯璐璐在燕京人,也跟着一起去江城玩耍,算是宁秀佩她们的老熟人了。至于黄静,长着一颗美人痣,性子有那么活泼,想忘记她都难。宋子萱和宋子茉两个小丫头和黄静的联系最多,也经常跟她打探她们的活动安排,秦放歌的行踪什么的。

  至于加奈子,她是最后才融入这个团队的,但眼下看来的效果很不错。为了融入团队,也证明自己,她也付出了很多的努力。这会在宁秀佩面前演奏的时候,加奈子更不敢掉以轻心,她也不想给自己和父亲丢脸。

  加奈子心理素质不错,加上她的二胡基础打得牢靠,秦放歌创作的曲子虽然有些难度,可毕竟每个人只有那么短短几分钟的独奏时间,难度再高也不会到天上去。对加奈子来说,完全是可以征服的。

  加奈子最担心的还是和其他姐妹的配合,尤其是和黄静钱淑媛冯璐璐几个的二胡合奏,好在大家都比较努力,也特别给力。

  二胡也是常见的乐器,但凡中学有艺术特长生,总是能听到咿咿呀呀的二胡声。水平不够的话,真的可以说是噪音,让人听了心情烦躁郁闷,甚至有恨不得冲过去暴打二胡演奏者的冲动。演奏得稍微有点水平,很多又喜欢玩深沉,尽拉些凄凉悲惨的作品,听到心中也是渗得慌,更想打人。

  但在黄静她们这里演奏的时候,就完全没有那样的感觉。

  不光秦放歌在创作的时候,赋予了二胡,高胡,革胡更多的色彩。黄静加奈子她们在演奏的时候,更是尽自己最大之所能,把这些五彩缤纷的色彩展现出来,一如她们灿烂绽放的青春。像黄静这样的,还想着自由发挥,绽放出更耀眼夺目的光彩来,她也确实有那天赋。

  在这首作品中,也没有多少悲伤幽暗的情绪,看似抛弃了二胡最擅长的领域,但几个女孩子却都开开心心的。

  这样的气氛和情绪,也特别能感染人。

  宋子萱和宋子茉听着听着,就差没有手舞足蹈了。

  让宁秀佩觉得惊讶的是,一群女生中最漂亮,也是最爱梳妆打扮的王紫梓,她的演奏水平,也是可圈可点。一般而言,外表太漂亮的话,在专业上多少会有些影响。她这样的才貌,在其他行业,或许会被称为花瓶。

  但在这里,王紫梓用她精湛熟练的演奏技巧,征服了宁秀佩还有宋子萱两姐妹,证明她才不是什么花瓶。

  王紫梓用的阮在平常生活中见得并不多,但用阮演奏出来的音乐,却是实实在在的,能打动她们心灵的。宁秀佩也有自己的鉴赏水平和判断标准,也在心底感慨,这里的每个女孩子都不简单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欢迎大家访问:面包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bxiaoshuo.com/book/56761/57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