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志文他们也懂的,都不问秦放歌,说了吃饭的地点让左书琴她们跟上,然后,就把他给丢下。

  徐新怡却是开心得不行,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都快笑出花来了。

  这点连滕舒婷都看得出来,徐新怡今天过来,醉翁之意不在酒,她都主动跑去坐副驾驶座,把后排留给秦放歌和徐新怡。

  秦放歌才不害怕和美女明星相处,事实上,徐新怡也没有什么明星的架子,更像是邻家的小妹一样,尽管她的年龄比左书琴她们都要大不少。

  上车后,徐新怡还问左书琴她们,最近有没有去酒吧玩。

  左书琴说都在忙着做音乐没时间去,徐新怡就笑着提议说,“要不,等下吃完饭,一起去酒吧玩会?”

  左书琴呵呵笑,“哪敢情好啊!美女明星光临捧场,蓬荜生辉。不过,你就不怕被粉丝围观?”

  徐新怡笑,“要围观,也是围观秦放歌好不好?很早就听说过你们将进酒的传说,可惜一直没时间去看看,今天机会难得,再不能错过了!”

  左书琴自然是表示热烈欢迎,秦放歌和滕舒婷都无所谓,尽管前天晚上,大家才一起疯玩过。可酒吧和KTV的感觉,到底是不一样的。

  徐新怡更是开心,“终于可以听到秦放歌唱歌了!”

  滕舒婷转头笑,“你要听,让他现在唱一段也行,他还能不给你面子?”

  徐新怡便又把期盼的目光转向秦放歌,他只笑着说,“还是等会吧!在这里唱歌总感觉怪怪的。”

  徐新怡点头表示理解,唱歌也是需要环境和酝酿的,还自爆说跟她演戏一样,也只有到了片场之后,才会有感觉。平日生活的话,她才不想演戏,只想活得真实。

  秦放歌他们就说徐新怡这样的生活状态才是最完美的,那些戏内戏外都在演戏的演员,活着也真是累,徐新怡点头表示同意。

  既然确定吃完饭之后去酒吧,左书琴就问秦放歌,“你要不要给黄静打个电话问她去不去,要不然,她回头肯定要找你算账!”

  徐新怡就问黄静是不是她们乐团的姐妹,滕舒婷回答道,“是的,现在住秦放歌音乐工作室那边,最喜欢热闹。”

  徐新怡饶有兴致地问起黄静是演奏什么乐器的,左书琴和滕舒婷两人一个主吉他一个主键盘她倒是知道的。

  秦放歌就说黄静是学二胡的,连他的二胡,都是跟黄静学的。

  “那她的二胡肯定特别厉害!二胡没个十几二十年的功夫,弹出来根本就不能听。”徐新怡道。

  滕舒婷笑道,“对其他人可能是这样,秦放歌只学了半年二胡,就让很多学二胡的顶礼膜拜。”

  徐新怡都笑着点头,“是得把秦放歌除开才行!”

  然后,秦放歌就给黄静打电话,左书琴还不忘提醒他,“你就跟她说有大明星一起去酒吧,她保证会去的。”

  徐新怡还乐呵呵的,左书琴鬼主意多,她还让秦放歌开免提,秦放歌照办。

  “你怎么舍得这时候给我打电话了!”电话那边黄静很疑惑,“莫非是想叫我一起吃晚饭,可惜我和小雨已经吃过晚餐了。”

  秦放歌直接就讲,“我们正在去吃饭的途中,准备吃完饭去酒吧玩,还有大明星一起去,你要不要去?”

  黄静更疑惑了,“今天可不是愚人节,真有大明星跟你一起去呀!你不是拿我寻开心吧!这可不像你的性子!”

  秦放歌笑,连滕舒婷她们听着都笑,滕舒婷还大声说,“黄静你对秦放歌还挺了解的嘛!”

  黄静这时候也意识到秦放歌手机开的免提,暗自庆幸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的同时,她也大声问道,“是美女明星还是帅哥明星?”

  秦放歌笑着问她,“你希望呢!”

  黄静想了想,“你笑得这么开心,肯定是美女明星!”

  滕舒婷左书琴徐新怡几个笑得更开心,黄静听到了她不常听的笑声,也激动起来,“真的是美女明星呀!能不能让让我跟她说两句话。”

  秦放歌把手机递给徐新怡,徐新怡觉得好玩,就跟她讲,“你好,我是徐新怡,等下一起来酒吧玩呀!”

  “当真是美女明星呀!你好,我一定到!我叫上小雨一起来。”黄静嘿嘿乐道,她虽然没听说过多少女明星,但徐新怡参演新版三国演义并饰演貂蝉的角色,她这参与制作音乐的人还是相当清楚的。

  “人多点热闹!都想听秦放歌弹琴唱歌,我可是他的忠实粉丝。”徐新怡笑着说道。

  黄静乐呵呵地道,“我们都是他的粉丝!那我们先过去等你们来哦!”

  徐新怡说好,然后把手机交还给秦放歌。

  秦放歌就叫她们路上小心,黄静说没问题,还说她跟肖雨然先过去帮她们几个占位置。同时,她还有些小抱怨,“你早点打电话过来我们就跟陈姐一起过去酒吧了!”

  秦放歌说才刚忙完正事,黄静又体贴地道,“真是辛苦了,是该好好放松一下,你们准备吃什么呀!”

  秦放歌说吃海鲜,还问她要不要一起过来,黄静笑着说,“别诱惑我,我可是要保持苗条身材的!”

  秦放歌摇头,“就你们事情多!”

  “我们保持好身材最终还不是便宜了你们男人,”黄静却道,还问,“是不是哦!”

  左书琴徐新怡几个女孩子都笑出声来,又闲扯了几句,黄静才收了电话。

  这会路上有些堵,左书琴的车开得挺慢的,估计还得好一会才能到吃饭的地方。

  “黄静蛮有意思,真是羡慕你们的生活!”徐新怡说,“有这么多好姐妹一起开心地玩耍,一起团结地工作。像我出去演戏,连说得上话的朋友都没几个。”

  秦放歌不相信,“以你的性格,应该很容易交到朋友才对!”

  徐新怡却正色说是真的,“女演员的竞争特别激烈,想做朋友很难,不像你们的乐团,工作上大家都是集体协作的关系,生活上又是好姐妹。至于男演员嘛,也就那样,不说也罢!”

  滕舒婷则八卦道,“据说很多男演员也挺不错的,我看很多情侣都是在拍戏的时候擦出火花的。”

  左书琴上回听徐新怡讲过她的择偶标准,这时候也讲给滕舒婷听,简单来说,就是高大帅气有才华人品好,彼此真心相爱,要一心一意只对她一个好。

  滕舒婷笑着说这是珍稀动物,也毫不避讳地说,男演员中还真难找到,还建议徐新怡找圈外人。

  徐新怡就笑,“圈外人也难找,所以一直单身着!你们呢!”

  滕舒婷说也差不多,“别人都以为我们不可能单身,所以我们一直保持着单身!”

  几个女孩子都笑,秦放歌就说,“这世上好男人肯定还很多的。”

  徐新怡就问,“你自己算不算?”

  秦放歌摇头说不算,“我其实只是一个传说!”

  徐新怡更乐了,“这也是你传说哥的由来呀!不过也确实是这样的,你这么帅还这么有才华,只要是女人,都会担心。”

  秦放歌哈哈笑着说,“我自认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,也早预料到这点,所以才会这么讲的。”

  滕舒婷惊讶道,“原来你早有预谋呀!”

  秦放歌乐道,“也是想和更多人,包括你们做朋友嘛!”

  徐新怡当即就表态,还朝他伸手过去,“很高兴能和你做朋友!”

  秦放歌也不拒绝,和她轻轻握手,还飙英语来,“omeetyou!”

  “omeetyoutoo!Howdoyoudo!”徐新怡微微愣了一下,很快就反应过来,回应他道。

  听了他们的对白,想到当初学英语的时候,教材上的英语对白,左书琴和滕舒婷都欢乐地笑出声来。

  徐新怡自己在乐过之后,也笑着夸秦放歌,“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有幽默细胞的人!”

  秦放歌笑道,“其实我很闷的,她们最清楚!”

  滕舒婷笑,“可不是嘛!平时其实还好,可他一旦认真工作起来,感觉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谁的面子都不给。”

  徐新怡则说,“倒是很想见识一下秦放歌认真的样子!”

  滕舒婷说机会很多,也邀请她有空去秦放歌的音乐工作室玩玩就知道了。

  徐新怡说她肯定会去的,秦放歌则谦虚说地方简陋,怕是接待不了她这样的大明星。

  “我们拍戏的时候,条件艰苦的地方很多,都照样拍戏,没什么大不了。而且,你们都在那里工作生活的,你该不会是不欢迎我去参观吧!”徐新怡依旧笑嘻嘻的,却是一点都不介意。

  “怎么会呢!大明星去我们那,肯定是要热烈欢迎的。”秦放歌笑道。

  徐新怡也是真没什么明星架子,和秦放歌他们聊这些话题也挺开心的,滕舒婷她们对明星歌星都有着清醒的认识,和她相处的态度相当自然。既不会像那些粉丝那么狂热,也不会像一些人那样存在偏见,更多的,像是对待朋友一样。

  这让徐新怡感觉简直就是如沐春风,轻松自然,一路上也跟她们讲些在拍戏时候遇到的趣事,也让秦放歌他们长了些见识。

欢迎大家访问:面包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bxiaoshuo.com/book/56761/27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