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ad336();

  高考结束,学校这边没什么事情,秦放歌得到解脱,宁秀佩秦华凯她们这些当老师的还有很多事情要忙,光监考就好多场。宁秀佩还让秦放歌去蓉城一趟,看望以前教他的老师们,他这差不多有快一年时间没去蓉城,虽然平时有电话联络,但终归比不上亲自去有诚意。

  秦放歌自己现在挣了钱,宁秀佩他们肩上的压力也就轻松了许多,他们也很开明,没有没收他的钱,但也没有再给他钱。去蓉城的路费开销,以及请老师吃饭,都由他自己一力承担。

  去蓉城之前,秦放歌还和肖雨然联系过,她高考考得还行,据她自己讲她对过答案,考到四百分应该没问题。

  听说秦放歌来蓉城,这姑娘也蛮开心的,说带他去逛好玩的地方,吃美味的小吃,让秦放歌到了之后就给她打电话。她这段时间就呆在蓉城,没打算去其他地方玩,每天还是练五个小时以上的钢琴,还自称练习秦放歌的几首钢琴曲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
  肖雨然居然也知道秦放歌弹那首非常炫技的《野蜂飞舞》的事情,这姑娘还撇撇嘴,说网上都传遍了,连邓红梅教授都知道的,她要再不知道的话,岂不是太落伍了。

  说起这个来,秦放歌还有些汗颜,起因是由华夏音乐学院钢琴系的学生问邓红梅那里有没有《野蜂飞舞》的曲谱,这些学生自己的扒谱能力自然没话说。可学生们用手机拍摄的视频,已经九中拍摄的清晰视频,在音质上还是很差劲,肯定比不得录音室的录音版。扒谱能力再怎么强,终究没有原作者的曲谱来得正统。

  秦放歌这个变态的家伙,弹奏的并不是马克西姆那种改编过的版本,而是直接从管弦作品改编过来的钢琴版本。原本难度级别就在MAX不算,他自己还改编过,但不是降低难度,而是新增加了难度进去,从原本的单声部变成多声部,难度增加了一倍不止,当真是把炫技玩到了极限。

  虽然整首曲子的时间并不长,可弹起来确实很要命,哪怕是对华夏音乐学院钢琴系的本科学生来讲也是一样。很多学生自己扒谱下来,去挑战过,想达到视频中一样的速度都难,更别说弹出其中的颗粒清晰,声部音色分明的效果。

  为此,邓红梅还特意打电话给秦放歌,就是说这首《野蜂飞舞》的事情。她当然清楚秦放歌的能力,他创作这样的曲子,不仅能吓唬得住外行,行内人同样叹为观止。

  只是由于那时候他还没高考,邓红梅只让他把曲谱发给她。

  拿到曲谱后,邓红梅也发现,按照秦放歌写这份曲谱的标准,估计全世界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能演奏这首曲子了。他这演奏速度,已经远远超过了Prestissimo,也就是最急板,每分钟208拍的极限。秦放歌给标注的基本就是最急板,要求是越快越好。

  当然,不用秦放歌深入地讲,大家也都知道,速度快只是一方面,还要把这些密密麻麻的音符,精确到每个都弹清楚,除了苦练之外,更多要拼的,还是天赋。手要大,十个手指要独立,还要能一心几用。

  因为这里面每个音符都是有讲究的,你在那里弹得混了或者是拖沓了,耳尖的马上就能听出来。

  肖雨然自己也曾偷偷尝试过,可最后还是放弃,她根本就弹不到秦放歌一样的速度,更别说在保持速度的同时,兼顾其他的了。

  江城到蓉城,坐动车的话,也就两个小时的时间。秦放歌早早起床,锻炼外加练声完毕之后,就背着早就收拾好的背包从家里出发,坐最早班的轻轨到火车站,两个小时动车到蓉城,再转地铁二号线到春熙路站,已是上午十一点多。他这一路听着CD倒不会觉得时间漫长,他现在都开始带着批判地听这些钢琴大师的唱片,因为没有人能做到完美,他们没能处理好的地方,秦放歌在欣赏的同时,也琢磨着怎样做到最好。

  就在地铁站出口,人高马大眼睛又尖的秦放歌一出去,就发现俏生生站着的肖雨然。

  时值夏天,她也不像几个月前那样把自己裹得跟个粽子似的,而是穿着紧身的白色体恤,下面是齐膝的白色折边短裙,水晶凉鞋关不住俏皮的脚趾。

  感觉几个月不见,她变得更青春活泼了,圆脸似乎也瘦了一些,也可能是发型改变的原因,齐刘海盖住了额头,黑直的长发散落背后。

  秦放歌冲她挥了挥手,这姑娘就微笑着挥手回应他,两人走到跟前时,她还笑着说:“我代表蓉城人民欢迎你来蓉城做客!”

  秦放歌笑着说,“蓉城果然是个好地方,地灵人杰,感觉小雨回来之后,变漂亮不少!”

  肖雨然圆脸微红,谦虚地说,“哪有啊!回家之后爸妈给我做太多好吃的,好不容易才控制住体重。你订好酒店没?打算在蓉城呆多久?”

  秦放歌说看情况再做决定,酒店什么也完全不用着急,以前他每周来蓉城学音乐,花费巨大,为了节约住的都是音乐学院附近几十块钱的小旅馆,照样住得好好的。

  肖雨然就说希望他能在蓉城多呆几天,反正高考结束回江城也没什么要紧事。她还说为学音乐,她的课余时间都花在了练琴上,朋友都没几个。

  秦放歌也觉得她蛮可怜的,其实学音乐的好像都差不多,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她们很浪漫,风花雪月的事情多得很。但那紧紧是他们看到的少部分学音乐的人,而且以半路出家的为主。像肖雨然,每天必须保持五个小时以上的练钢琴时间,还得学习文化课,根本就没时间交朋友,更别说谈恋爱了。

  她来之前,还在家里练了几个小时的钢琴才出发的。

  说起这个的时候,两人都有同病相怜的感觉,秦放歌比她也好不到哪里去,虽然以前有秦华凯的徒弟和他一起玩耍,但都是忙里偷闲,需要花费在音乐上的时间,实在太多。

  不过眼下,他们也不说这些扫兴的话题,肖雨然问他饿了没,秦放歌点头,说他就是准备来蓉城大吃特吃的。

  惹得肖雨然咯咯笑,考试之后,她身上的压力也减轻了不少,本来又是个活泼的兴致,这会就兴致勃勃,尽职尽责地担当起导游人职责来。

  她也问起秦放歌的安排,他说给马玉琼教授和曾在理教授打过电话,下午再去找他们。晚上请他们吃饭,还让肖雨然一起去。

  肖雨然连忙摆手,“我晚上要回家吃饭的。”

  秦放歌故意板起脸来,“小雨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吗?”

  肖雨然抬头望着他,眉头皱了起来,一副很为难的样子,“不是啦!不好跟爸爸妈妈讲,而且我和你的老师又不熟。”

  “就说和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啦,他们能理解的,高考都结束了,你这点自由还是有的吧。再说了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秦放歌劝说道,“我还想叫你帮我推荐一下,在什么地方请老师们吃饭比较好呢!”

  肖雨然想了想,然后才点点头,“那我晚点给他们打电话。”

  “嗯,现在先带我去吃好吃的,快饿死了。”秦放歌笑着说。

  肖雨然嘿嘿乐,也跟秦放歌讲,其实春熙路这附近的小吃并不是最好吃的,只是外地来的游客多。当然,他们也不准备换地方,先在这附近随便逛逛吃吃,等下过去音乐学院比较方便。

  肖雨然个子其实不算矮,可跟秦放歌站在一起的时候,就显得很娇小玲珑。肖雨然对附近的美食了如指掌,带着秦放歌边逛边吃,她还想付钱的,可秦放歌坚决不允许,说她没管他要导游费已经给了他天大的人情,再让她掏钱的话,让他情何以堪。何况,绝大部分小吃,进的都是秦放歌的肚子。

  蓉城的美食挺多的,什么排骨啊鸭脖啊,锅盔、牛肉、凉粉什么的。肖雨然自己说要减肥,每样东西吃一点就好,可最后还是吃得饱饱的,秦放歌就没那么多顾忌,敞开肚皮大朵快颐。

  两人吃吃喝喝,玩得倒是挺开心的,吃了这么多小吃,根本吃不下午饭,掐着时间,直接就去音乐学院。

  他们两人之前虽然都是跟着音乐学院的教授学音乐的,但去燕京之前,却没有打过照面。秦放歌还说或许有见过,肖雨然则肯定没见过,还说要是真见过的话,她肯定能回忆得起来。

  这也不奇怪,音乐学院的教授们带学生的话,其实就跟老师傅带徒弟差不多的模式,上的也都是一对一的小课。地点也不固定,有时候是在音乐学院教授们的小教室里,有时候是在音乐学院附小的教室,教授们平时都挺忙的,秦放歌来之前就有电话预约。

  肖雨然还说她觉得以现在秦放歌的水平,到音乐学院任教都可以了,看他网上流传的《野蜂飞舞》的视频,教授们都弹不出来。

  秦放歌说她这是欺负教授们年纪大,又惹来肖雨然一阵咯咯笑声。

欢迎大家访问:面包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bxiaoshuo.com/book/56761/123/